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

生命是一場冒險

轉眼間,已在法國一星期。 如果再不記下旅程,歷史只會重演,最終寫不出一個字。 只有行動能夠改變,只有寫下來才能紀錄。 我的記憶力時好時壞,讓時間流走只會令情感記憶消逝。 對於遊記應該以時序紀錄、人物統錄還是事件紀錄,我躊躇了幾天。 要於Facebook?Blog?Page?還是那裡紀錄又掙扎一番。 再這樣耽誤時間,倒不如狠狠落筆,不要再想寫得完美完全,只求隨心記下。 上次來歐洲,是兩年前,那時專心與法國劇團Théâtre de l’ordinaire準備巡迴演出,所以有一個團隊在一起,沒有什麼需要顧慮太多。 這次,一個人來歐洲。準備出發前,不斷想像會被劫機、被搶劫、遇上恐襲等等。 我一早決定每天天黑前要旅舍/家,以保平安。 我也破天荒在出門前不斷上網查資料,要到什麼地方玩、要怎樣準備交通等等。 世事難料,我真的變得太快了。 當我來到機場,一鼓親切感將我包圍,在Doha轉機後,坐我旁邊的法國人親切的與我有一句沒一句的互相不太明白的聊起來。 十幾廿小時吃了四餐飛機餐,旅程展開讓我完全放鬆,原本的緊張驚青都拋諸腦後了! 巴黎的機場怎麼與我印象中不太一樣。 沒有上次的順暢,但這種等待與迷失,讓人興奮起來。 明明在網上查好買Pass Navigo Decouverte是最抵,最後放棄,改成散買車票。 心裡有點相信自己會喜歡走路看風景多於不斷坐Metro。 準備登上RER火車,想起曾在巴黎被車門夾著事件。 那次準備登上無人駕駛列車,不知為何,大概是我身手太慢,車門關上然後閘門關上,而我正正被夾著,腦袋一片空白,沒有要逃走的意識。幸好,同行朋友把我拉走,閘門與車門完全沒有要打開的意思,大概只會繼續向前駛,而我或許會被夾成肉漿。 看著列車,不斷提醒自己要小心,提高警覺。 在Gare Du Nord下車,發現環境寧靜舒適,就沒有轉Metro,拉著行李去找我的旅舍。 那時,看到旅舍特價,二話不說馬上訂。後來,在Google發現我訂的旅舍位於紅燈區,網友都話非常危險。 本來有想過貴一點再訂一家安全些,幸好我沒有這樣做。 很多事情,都要親身經驗才能分辨。 或許附近是紅燈區,或許附近有很多少數族裔,這不代表這裡是個危險的地方。 什麼時候開始,人們總喜歡把人標籤,把事情簡化,而不用心去認識呢? Check in後再到處走,更覺得這裡有點眼熟。 原來我們曾在附近演出,是Apollo Théâtre的附近呢! 心裡就更踏實,更放心了。 或許是緣份,把我再次帶來這裡。 回憶又再跑出來,很期待這趟旅程,這場冒險,一定會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