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不忘創作與分享

2020年2月,Yukko獲邀到墨西哥與舞蹈劇場的演員及音樂人合作,導演關於生命與死亡的多媒體舞蹈劇場演出。當時香港正面臨疫情,而墨西哥未有任何疫情跡象,Yukko就飛到墨西哥與不同的單位開會準備計劃。沒想到,墨西哥於三月尾也開始爆發疫情,所有的劇場也關閉防疫。

雖然面臨不同的計劃暫緩,同時也誕生了不同的新計劃,Yukko獲墨西哥的美術學院邀請合作,為他們拍攝MV;同時也獲墨西哥的樂隊邀請創作音樂,帶來了不一樣的經歷與體驗。

此外,榮幸獲以下藝術節邀請,令疫情下可以與觀眾繼續隔空分享:

  • <Encuentro Internacional De Artes Escenicas – Lima>, 秘魯
  • <SIPA Virtual Festival Committee 2020>, 印尼
  • 抗逆網上藝術節<隔離有個人:一人一故事劇場>, 香港
  • <Festival de Artes Escenicas, Percusion y Armonia>, 玻利維亞

last_Day

繼續抗疫,stay safe and healthy!

獲邀巡迴玻利維亞:導演《La Elección》

香港劇場導演Yukko Chan 帶領南美表演者
迴玻利維亞演出《La Elección》
活在「對極點」的香港與利維亞  劇場成共同語言

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MyVoice藝團到南美玻利維亞巡迴演出《La Elección》,MyVoice藝術總監陳裕君Yukko 帶領來自墨西哥、秘魯、玻利維亞的表演者創作出《La Elección》,透過視覺與身體呈現出詩意的劇場。以劇場為語言,打破障礙,游走玻利維亞。《南美表演藝術節》藝術節總監Jimmy表示:「Yukko made a different for the festival, I’m so grateful about that. Yukko can translate the idea of the words into the feeling of people. People get impressive of what they feel, but not what they know, that’s powerful.」Yukko為《南美表演藝術節》帶來不一樣的角度,讓觀眾看到劇場的力量。

 

《La Elección》於《南美表演藝術節》選為開幕節目,獲當地多間電視台與電台採訪。以劇場走入廣場,與南美觀眾見面。由個人情感到社會關懷,一切由 Él prometió 開始。導演Yukko Chan以婚紗作為象徵物,當大家以為婚紗代表美好與愛情時,他同樣可以是承諾與束縛,當男演員穿上婚紗表示束縛得像在監獄裡,生命裡的broken promise又怎樣將人撕裂。Yukko表示:「經過密集式的排練,我所強調的是connection。透過劇場看到表演者的文化與觀點,以致語言不通,也讓我們情感互通,產生真正的Collaboration。」

是次演出獲各地好評,是次合作的成功,埋下不同的種子,期望將《La Elección》帶到不同國家,創作出不同版本的《La Elección》。

七月將於香港舉辦是次交流計劃《La Elección》的紀錄片放映分享會。

音樂劇場《駒歌》監製

30/6 正式於城市電腦售票網開賣
27-28/9/2018 8pm #伊館見

網上購票:
URBTIX – http://www.urbtix.hk
ETICKETS – https://etickets.hk/en/project/fmtp/beyondthehorizon/

樂風集團呈獻:《駒歌》

各界名人推介《駒歌》

我相信在我和每一個熱愛家駒的朋友心中,他是永垂不朽的。希望藉著這個紀念活動,可以讓大家更深入了解他,和我分享他的過去。
黃家強

除了是音樂以外,我想家駒留給我們最重要的,是對生命的激情!相信在這個劇本裡你必定能感受到這團火!
張繼聰

當音樂昇華後變成一種精神,它就能夠超越任何界限,強而有力地薪火相傳。
黃志淙

你或許跟我一樣,對家駒的愛及不上Banky般濃烈,但這都不緊要。因為我們正在見證著一種Fans文化的反轉再反轉。
推薦。
邵家臻

《駒歌》是楊秉基劇場的一個力作。我所以冠以「楊秉基劇場」這一稱謂,是因為近幾年來,楊的作品在香港劇壇獨樹一幟。無論是在題材內容、形式、風格、劇團運作和語言處理等方面都別樹一格。我所以說《駒歌》是他最近時期的力作,是因為這個作品所揭示的主題,集中體現了他對劇場藝術的理解和所持的態度。
兩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得主 李銘森

這些年頭,發覺好戲量這群年輕人三番四次的演出《駒歌》,改編Beyond的故事,談Beyond和自己的理想,也使我認識到原來Beyond對香港的部分輕人來說,是追尋理想和對理想的堅持。
社區文化發展工作者 莫昭如

《駒歌》故事簡介

卓賢是BEYOND,是家駒的歌迷。家駒在日本意外離去時,他只有十七歲。當年的他,向家駒承諾要繼承他的志願,令娛樂圈變成真正的樂壇。

他一直自信可改變未來,但當他加入了樂壇,成為新一代唱作人後,才發現原來要達到理想不太易。面對現實與理想,卓賢是未看清心意屬哪邊,還是在迷迷糊中失了去向?這刻的他,看似與別人築起隔膜,就連他的死黨鼓佬(古佬),也覺
得他面對抉揀背棄了初衷。

鼓佬是一名村校老師,面對卓賢背棄了理想,慨嘆從回憶中找不到天真的笑聲,只問一句:舊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會?對於自己的婚姻、女兒,鼓佬卻是無從入手,不知如何處理。

在甜品店中,卓賢鼓佬與舊朋友們重聚,他們每人有各自的理想:開甜品店、成為數學家……卓賢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心願達成,想起了自己的女友YON,為了達成理想而離他而去,只剩下他獨自面對一切。卓賢心底裡從未告別YON,他腦裡只有她的臉,對於助手YOND所付出的,他似乎從未好好感受到。

卓賢在經理人的壓迫下一直在娛樂圈往前衝,在要背棄理想的千均一髮間,YOND令他明白BEYOND就是超越,卓賢從BEYOND中找到了自己的起點,明白超越的真正意義,可惜……

給家駒的信

家駒﹕

這是我第一次寫信給你,你那邊天色好嘛?
十年前,你突然離去;今天,你的歌聲仍舊動聽。
十年前,我仍就讀中六,向你許下一個承諾。
十年後的今天,這個承諾如期實現。

真的,沒有你的歌聲作伴隨,我相信我一早放棄了,也會和大多數人一樣為了生活而放棄理想。「理想」在香港一早已成了奢侈的代名詞。

你對音樂是如此的充滿熱誠,你的音樂不單在表演技巧,更著重於與人溝通,你的音樂從政治到種族、從非洲局勢到歷史問題、從弱勢人群到都市頑症、從少年心氣到兒女情長的種種題材都涉獵得到。你的思想是如此的廣闊,聽你的歌就像你把你的人生觀與我們分享一樣,充滿著哲理及情感。

我沒有選擇以音樂作為我的理想,我相信你更加希望每一個聽你的歌長大的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你說過﹕生命並不在乎你得到甚麼,而是你做過甚麼。說得沒錯,要追尋理想,必須把想法化為行動,才有希望有朝一日的成功。

《駒歌》是我向你致敬的第一步。我沒有打算為你製作一個關於你生平的舞台劇,因為我相信在香港沒有一個人能演譯得出你的神髓。

最後,我們把所有相關的東西歸類後,得出八個最重要的點子。

八個點子就是﹕劇場、音樂、致敬、家駒、超越、時間、理想、生命。

為何是這八個點子呢?只要我們好好創作《駒歌》,便可把前四者做好。至於超越、理想、時間、生命,簡單來說,你追尋音樂的理想,不單透過你的歌而有超越性,同時間,你的歌也不受時間限制,雖然你離開了,但你的歌依然是活著,你的精神依然是活著。

《駒歌》並不是以典型的線性故事為基調,而是更希望透過劇場來思索生命的價值。

你的生命影響著我們的生命。

我希望《駒歌》每五年就有一個部曲。雖然我的劇場並沒有千萬圓的製作,沒有強勁的商業資助,沒有明星坐鎮,但我卻有一顆打不死的心及一班充滿能量的台前幕後人員支持,希望這份心意,你能笑納。

我是聽你的歌長大的。

秉基
二零零三年七月 (寫於首演)

30/6 正式於城市電腦售票網開賣
27-28/9/2018 8pm #伊館見

網上購票:
URBTIX – https://www.urbtix.hk/
ETICKETS – https://etickets.hk/en/project/fmtp/beyondthehorizon/

PETA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關於 #PETA 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話說十年前莫先生將PETA帶來好戲量,合作搞了一個深化交流計劃。那時,年紀輕輕的我,心裡記下了PETA。

十年後,我終於來到PETA的藝術節,真正認識PETA,並探索他們的文化而致怎樣建立其獨特性。

非常欣賞PETA代代相傳的力量,凝聚不同年紀、不同社會議題、不同形式,達至百花齊花。

PETA的培育,不只是個人的表演,而是如何分享,將所認識的與團隊分享。這種習慣,讓他們自信又樂意與社區分享。同時,也建立了他們的價值觀。

PETA的追求,除了社區的collective arts,更追求劇場的美學。
當參與工作坊時,與年輕一代同組創作時,可見他們積極投入、充滿創意。大概是Basic Integrated Theatre Arts Workshop的成果,他們的身體運用、聲音創作、音樂、創作力等建立了他們的database。無論在個人演出還是集體創作,他們都能駕馭,並humble地與不同的人合作。

O-A-O:Orientation – Artistry – Organization 是PETA的工作方法,在festival不同的環節,特別是Boal workshop裡,有不同程度的參加者時,體現他們怎樣以O-A-O與大家work out。

在藝術節裡,團隊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文化,包括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等,大家文化語言各有不同,這裡卻形成了一個社區。

後來聽莫先生說,是湄公河計劃,原來PETA六年前與沿著湄公河的藝團合作,帶領了不同的工作坊,建立了關係。

在分享PARTY裡有句說話好深刻:A good collaboration needs a good friendship first. 是的,他們的熱情,讓大家感到溫暖。
一個festival不再只是一個festival。

當然,菲律賓的社會結構與經濟環境也是PETA能夠代代相傳的因素。
藝術讓人民得以表達,並把社區組織起來。

還有好多想法,不同的inspirations,需要好好沉澱。
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次festival。

重遇十年前認識的PETA朋友,太滾動!!
謝謝劇場,繼續以劇場改變多一點。

#PETAFestivalofWindows

以戲劇進行生命教育(上)

話說有次受廣州的朋友邀請,到南海為初中生進行戲劇工作坊。起初,聽到也不以為言,後來了解學生的背景,心裡就陣陣心痛與憤怒。

這班學生被學校標籤為「垃圾」「廢物」。老師的而且確這樣稱呼他們!然後,因為他們「不配」與學校精英一起補課,就被安排參與這個計劃。聽到這樣,心中大怒,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學生呢!

教育,不至是書本的知識!孔子曰:「有教無類」,怎麼變成將同學分類,侮辱同學?可有想過每句話,都像刀一樣會刺進同學心裡?想起好戲量的劇場作品《陰質教育》其中一場就是老師為同學分類標籤,扭曲價值,怎麼荒誕的劇情活生生上演了? 「身教重于言教」,如果老師都不以身作則,同學又從何學習禮義道德的精神呢?義大利詩人但丁曾說:「道德常常能填補智慧的缺陷。智慧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缺陷。」

當我來到南海,看到這班男孩進場,他們各自分佈在活動室不同角落,時而聚合玩電話,機構的同事像趕羊的趕他們過來。看著他們的肢體,左右搖擺,眼神散亂浮游,心痛著他們在生活裡被打擊了多少呢?我還是將怒火轉化成力量吧!機構的同事說,為他們爭取了機會在老師和同學面前演出,就讓他們學習「一人一故事劇場」吧!

孔子曰:「因材施教」

透過不同的身體練習,我不斷尋找他們的限制,到底他們能夠去到多遠?我想我永還也不會忘記這班學生,他們是我教過的學生當中進步得最快的一群。在短短三十分鐘,密集式的練習裡,他們不斷進步!

如果你看到三十分鐘前剛進門口時,他們要踢三下才動一下的狀態,到他們非常專注認真的畫面,實在動容!希望他們的家長和老師能夠看到這一幕!這代表什麼?代表他們充滿潛能,只是一直被打壓被埋沒,從來沒有人看到他們的能力,沒有人欣賞他們的獨特性。當我們透過劇場,營造彼此尊重與欣賞的空間,並讓他們運用屬於自己的身體時,他們每一個行動,也是一個吶喊。

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訓練裡,聽到他們的故事與分享。聽到他們關注誰、他們渴望什麼、害怕什麼、缺乏什麼、需要什麼…每一位年輕人,都擁有他們獨特的故事與生命。誰曾認真聆聽過?

在密集式的演員訓練與一人一故事劇場練習後,他們能夠進行簡單的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了!期待演出能夠為他們打一支強心針;他們擁有願意聆聽、尊重與分享的心,只要行動就能改變生命。

相信這個工作坊,在他們的生命裡劃下了痕跡。如何透過劇場尋找自己的位置,主動走出來發聲行動。不知道以後如何,但我們一起走了一小步。生命的每一步,還要靠他們一步一步走下去。

我以為這場工作坊完了就沒有後續,沒想到還有下回分解。

與青野自由劇團的合作

為青野自由劇團擔任劇場導師,然後導了《吉蒂與死人頭》。

感謝我們迂迴曲折的相遇。
由11月的短期小班,到這幾個月的《吉蒂與死人頭》排練到演出,完全是超乎相像的經歷。

或許身邊的朋友覺得我有點傻,回港後將所有工作重新調動,留了所有時間給他們。
但當他們完成演出,看到他們專心在台上真誠演繹、在台上charm到爆、觀眾瘋狂爆笑、聽到他大喊「我得左啦!」、看到大家的眼淚、聽到大家的分享⋯⋯我知道,一切都太值得了。

每個人的需要與目標都不同。
但當我們「以人為本」,由心出發去為每個人調節,一切都可以變得不一樣。

謝謝你們願意投入,沒有你們每一位,沒有昨天的演出,希望你們會記得這個階段。
謝謝Icy完全放手讓我處理創作藝術的部份,並處理好所有行政工作。

不用怕,我們是一team人。
一起集體冒險行動。

Amy/Ankie/Billy/Fung Fung/Icy/yoyo/宅田/楠楠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起起跌跌,見過難關,見過樽頸,見過真我⋯⋯
有些可能Overcome了,有些我們可能要用人生去學習。

無論如何,繼續用心去做每件事,繼續熱愛你熱愛的事吧!

北法Lille的意外

原本在北法Lille安排了工作坊,最後因行政事項要延期。但火車票一早訂好,就當是探朋友,兼瘋狂吃生蠔煮飯,獨佔LyLy的家。

誰不知出發前,LyLy的好友Matou邀請我先住她的家一晚,再到Lyly家。沒想到,這晚的開端,改變了所有原來的計劃與想像。

來到Matou家,被親切的QK熱情歡迎,加上很有個性又關心社會的flatmate Jil。大概就是那刻決定整個星期和Matou一起生活吧。

三層大屋連花園,充滿空間感。

看到她們一樽一瓶建立她們的家,很有系統。


喜愛她們尊重大自然,珍惜食物。


當我們談起花草、生活、社會遇上大家都不明白的地方,就馬上到書櫃取出植物圖鑑、字典,而非開google,這種感覺很踏實,我還是喜歡書的實感。

感謝她們帶我走入她們的生活群,認識她們的朋友。

之後就以人物記事吧。

再見巴黎

有天早上,意外跑到聖馬丁運河。這不就是我原本想來跑步的地方嗎?沒有刻意找,反而跑了過來。


然後,把照片放到facebook,就發現在台灣認識的劇場朋友Jun (其實是音樂人)就在巴黎啊!上次去台灣只差一點點即可以再會面……

今次,真的可以相遇了。

原本已想試試到酒吧看演出,只是不知那裡好,剛好她們有台灣人音樂聚會,到酒吧看樂隊演出,就出席了。

好喜歡他們的演出,好有能量,差點就想買他們的CD。


酒吧沒有果汁只好喝啤酒,我喝了一半已一臉醉態。

站在酒吧外讓風吹吹,帶著微醉與Jun說起生命的大事小事。

她說起徐志摩,然後看著酒吧外有人抱著baby在餵奶,時空的交錯,似虛疑真,或許生命就是如此。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 徐志摩《偶然》
晚上是大人時間,約好明早到Jun家,見見法國寶寶。

當我打開木門,有種走進法國電影的感覺,再踏上迴轉的長木梯。

走到長木梯的一端,法國寶寶在彈跳了!被寶寶熱情歡迎的感覺真好。


果然如Jun所講,寶寶把他所有書拿來給我,再把所有玩具一一分享。

哇,完全不用熱身,就如此熱情,太好了!
Jun就好似寶寶翻繹機,明明我聽到寶寶說的都是差不多,哈哈。

果然與兒子心意相通,這個活力熱情的寶寶去劇場當演員吧!
一起吃了我在巴黎的最後午餐後,我就動身到LE104。

早幾天遇上的劇場人推介這個空間,一走進去,就看到不同的人在排練。


有的雜耍、有的HipHop、有的Tango、有的默劇、有的正劇、有的Free Jam等等,好一個自由創作練習的空間。

穿插其中,感覺好有趣,偶而停步看他們相擁落淚、對鏡跳舞、突然靜止,又或走到展覽區、繪本區、Vintage店⋯

可惜,明天才開始VR展覽,不然可以體驗VR與藝術的結合。

到Cafe喝下最後一杯Mocha,就出發到Lille了。


沒想到途行李箱的手挽壞了,噢。世事總是難料。

當我今早還在想像帶著這個行李箱走遍世界不同角落時,他就壞掉了。

也許,這就是生命。當你以為盡在掌握,我們可是無從預測。

再見巴黎,再見Lille又會如何?
#還有一個篇巴黎文化歷史之旅要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