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A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關於 #PETA 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話說十年前莫先生將PETA帶來好戲量,合作搞了一個深化交流計劃。那時,年紀輕輕的我,心裡記下了PETA。

十年後,我終於來到PETA的藝術節,真正認識PETA,並探索他們的文化而致怎樣建立其獨特性。

非常欣賞PETA代代相傳的力量,凝聚不同年紀、不同社會議題、不同形式,達至百花齊花。

PETA的培育,不只是個人的表演,而是如何分享,將所認識的與團隊分享。這種習慣,讓他們自信又樂意與社區分享。同時,也建立了他們的價值觀。

PETA的追求,除了社區的collective arts,更追求劇場的美學。
當參與工作坊時,與年輕一代同組創作時,可見他們積極投入、充滿創意。大概是Basic Integrated Theatre Arts Workshop的成果,他們的身體運用、聲音創作、音樂、創作力等建立了他們的database。無論在個人演出還是集體創作,他們都能駕馭,並humble地與不同的人合作。

O-A-O:Orientation – Artistry – Organization 是PETA的工作方法,在festival不同的環節,特別是Boal workshop裡,有不同程度的參加者時,體現他們怎樣以O-A-O與大家work out。

在藝術節裡,團隊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文化,包括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等,大家文化語言各有不同,這裡卻形成了一個社區。

後來聽莫先生說,是湄公河計劃,原來PETA六年前與沿著湄公河的藝團合作,帶領了不同的工作坊,建立了關係。

在分享PARTY裡有句說話好深刻:A good collaboration needs a good friendship first. 是的,他們的熱情,讓大家感到溫暖。
一個festival不再只是一個festival。

當然,菲律賓的社會結構與經濟環境也是PETA能夠代代相傳的因素。
藝術讓人民得以表達,並把社區組織起來。

還有好多想法,不同的inspirations,需要好好沉澱。
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次festival。

重遇十年前認識的PETA朋友,太滾動!!
謝謝劇場,繼續以劇場改變多一點。

#PETAFestivalofWindows

以戲劇進行生命教育(上)

話說有次受廣州的朋友邀請,到南海為初中生進行戲劇工作坊。起初,聽到也不以為言,後來了解學生的背景,心裡就陣陣心痛與憤怒。

這班學生被學校標籤為「垃圾」「廢物」。老師的而且確這樣稱呼他們!然後,因為他們「不配」與學校精英一起補課,就被安排參與這個計劃。聽到這樣,心中大怒,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學生呢!

教育,不至是書本的知識!孔子曰:「有教無類」,怎麼變成將同學分類,侮辱同學?可有想過每句話,都像刀一樣會刺進同學心裡?想起好戲量的劇場作品《陰質教育》其中一場就是老師為同學分類標籤,扭曲價值,怎麼荒誕的劇情活生生上演了? 「身教重于言教」,如果老師都不以身作則,同學又從何學習禮義道德的精神呢?義大利詩人但丁曾說:「道德常常能填補智慧的缺陷。智慧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缺陷。」

當我來到南海,看到這班男孩進場,他們各自分佈在活動室不同角落,時而聚合玩電話,機構的同事像趕羊的趕他們過來。看著他們的肢體,左右搖擺,眼神散亂浮游,心痛著他們在生活裡被打擊了多少呢?我還是將怒火轉化成力量吧!機構的同事說,為他們爭取了機會在老師和同學面前演出,就讓他們學習「一人一故事劇場」吧!

孔子曰:「因材施教」

透過不同的身體練習,我不斷尋找他們的限制,到底他們能夠去到多遠?我想我永還也不會忘記這班學生,他們是我教過的學生當中進步得最快的一群。在短短三十分鐘,密集式的練習裡,他們不斷進步!

如果你看到三十分鐘前剛進門口時,他們要踢三下才動一下的狀態,到他們非常專注認真的畫面,實在動容!希望他們的家長和老師能夠看到這一幕!這代表什麼?代表他們充滿潛能,只是一直被打壓被埋沒,從來沒有人看到他們的能力,沒有人欣賞他們的獨特性。當我們透過劇場,營造彼此尊重與欣賞的空間,並讓他們運用屬於自己的身體時,他們每一個行動,也是一個吶喊。

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訓練裡,聽到他們的故事與分享。聽到他們關注誰、他們渴望什麼、害怕什麼、缺乏什麼、需要什麼…每一位年輕人,都擁有他們獨特的故事與生命。誰曾認真聆聽過?

在密集式的演員訓練與一人一故事劇場練習後,他們能夠進行簡單的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了!期待演出能夠為他們打一支強心針;他們擁有願意聆聽、尊重與分享的心,只要行動就能改變生命。

相信這個工作坊,在他們的生命裡劃下了痕跡。如何透過劇場尋找自己的位置,主動走出來發聲行動。不知道以後如何,但我們一起走了一小步。生命的每一步,還要靠他們一步一步走下去。

我以為這場工作坊完了就沒有後續,沒想到還有下回分解。

與青野自由劇團的合作

為青野自由劇團擔任劇場導師,然後導了《吉蒂與死人頭》。

感謝我們迂迴曲折的相遇。
由11月的短期小班,到這幾個月的《吉蒂與死人頭》排練到演出,完全是超乎相像的經歷。

或許身邊的朋友覺得我有點傻,回港後將所有工作重新調動,留了所有時間給他們。
但當他們完成演出,看到他們專心在台上真誠演繹、在台上charm到爆、觀眾瘋狂爆笑、聽到他大喊「我得左啦!」、看到大家的眼淚、聽到大家的分享⋯⋯我知道,一切都太值得了。

每個人的需要與目標都不同。
但當我們「以人為本」,由心出發去為每個人調節,一切都可以變得不一樣。

謝謝你們願意投入,沒有你們每一位,沒有昨天的演出,希望你們會記得這個階段。
謝謝Icy完全放手讓我處理創作藝術的部份,並處理好所有行政工作。

不用怕,我們是一team人。
一起集體冒險行動。

Amy/Ankie/Billy/Fung Fung/Icy/yoyo/宅田/楠楠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起起跌跌,見過難關,見過樽頸,見過真我⋯⋯
有些可能Overcome了,有些我們可能要用人生去學習。

無論如何,繼續用心去做每件事,繼續熱愛你熱愛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