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irected theatre show – “The Battle of Mum”

Finished The International Theatre Project – From Hong Kong to Mexico 2022 “The Battle Of Mum” Teatro X Música X Danza – Basada en historias reales 27 de Mayo en el Centro Cultural Constitución, Zapopan, Mexico29 de Mayo en el Teatro Jaime Torres Bodet, Guadalajara, Mexico Thanks for interviewing us, to share with more audience.Continue reading “My directed theatre show – “The Battle of Mum””

Mum can be sexy

Being a mum need to face a lot of challenges.She’s easy to lose her own identity. Mum is not only a mum.Mun can be sexy too. Eight different types & shapes performers revealing the diversity of women, mum is full of possibilities. 29 de mayo, 2022 6pmTeatro Jaime Torres Bodet https://www.voyalteatro.com/cartelera/evento/1774

Theatre X Music X Dance

¡Mamá puede encontrar todo!¡Mamá puede con todo!¡Mamá es una supermujer! ¡No! ¡no podemos.! Ocho niñas acaban de convertirse en mamás, los grandes cambios de la vida las hicieron colapsar.Perdieron sus identidades, no pueden recuperarse, quieren luchar por su tiempo para sí mismos.Aléjarce de la depresión y la soledad.Todo basado en historias realesesta es una preguntaContinue reading “Theatre X Music X Dance”

疫情下不忘創作與分享

2020年2月,Yukko獲邀到墨西哥與舞蹈劇場的演員及音樂人合作,導演關於生命與死亡的多媒體舞蹈劇場演出。當時香港正面臨疫情,而墨西哥未有任何疫情跡象,Yukko就飛到墨西哥與不同的單位開會準備計劃。沒想到,墨西哥於三月尾也開始爆發疫情,所有的劇場也關閉防疫。 雖然面臨不同的計劃暫緩,同時也誕生了不同的新計劃,Yukko獲墨西哥的美術學院邀請合作,為他們拍攝MV;同時也獲墨西哥的樂隊邀請創作音樂,帶來了不一樣的經歷與體驗。 此外,榮幸獲以下藝術節邀請,令疫情下可以與觀眾繼續隔空分享: <Encuentro Internacional De Artes Escenicas – Lima>, 秘魯 <SIPA Virtual Festival Committee 2020>, 印尼 抗逆網上藝術節<隔離有個人:一人一故事劇場>, 香港 <Festival de Artes Escenicas, Percusion y Armonia>, 玻利維亞 繼續抗疫,stay safe and healthy!

PETA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關於 #PETA 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話說十年前莫先生將PETA帶來好戲量,合作搞了一個深化交流計劃。那時,年紀輕輕的我,心裡記下了PETA。 十年後,我終於來到PETA的藝術節,真正認識PETA,並探索他們的文化而致怎樣建立其獨特性。 非常欣賞PETA代代相傳的力量,凝聚不同年紀、不同社會議題、不同形式,達至百花齊花。 PETA的培育,不只是個人的表演,而是如何分享,將所認識的與團隊分享。這種習慣,讓他們自信又樂意與社區分享。同時,也建立了他們的價值觀。 PETA的追求,除了社區的collective arts,更追求劇場的美學。 當參與工作坊時,與年輕一代同組創作時,可見他們積極投入、充滿創意。大概是Basic Integrated Theatre Arts Workshop的成果,他們的身體運用、聲音創作、音樂、創作力等建立了他們的database。無論在個人演出還是集體創作,他們都能駕馭,並humble地與不同的人合作。 O-A-O:Orientation – Artistry – Organization 是PETA的工作方法,在festival不同的環節,特別是Boal workshop裡,有不同程度的參加者時,體現他們怎樣以O-A-O與大家work out。 在藝術節裡,團隊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文化,包括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等,大家文化語言各有不同,這裡卻形成了一個社區。 後來聽莫先生說,是湄公河計劃,原來PETA六年前與沿著湄公河的藝團合作,帶領了不同的工作坊,建立了關係。 在分享PARTY裡有句說話好深刻:A good collaboration needs a good friendship first. 是的,他們的熱情,讓大家感到溫暖。 一個festival不再只是一個festival。 當然,菲律賓的社會結構與經濟環境也是PETA能夠代代相傳的因素。 藝術讓人民得以表達,並把社區組織起來。 還有好多想法,不同的inspirations,需要好好沉澱。 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次festival。 重遇十年前認識的PETA朋友,太滾動!! 謝謝劇場,繼續以劇場改變多一點。 #PETAFestivalofWindows

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

與韓國談一場戀愛

這趟旅程,就像與韓國談一場戀愛。 我不能與韓國一生一世,我與韓國的回憶卻是一生一世。 一直以來,我也很怕談戀愛,因為害怕失去。 害怕最愛、最美好的要離開,我希望愛一生一世。 來到韓國,明知道有限期。 我仍然讓自己毫無顧慮地愛上這裡的清新,讓自己適應他辛辣的味道。 朋友說我回港後會有後遺症,沒法適應生活。 我想那就是失戀的感覺,要失去美好的、所愛的。 那時,我會將你摺疊,放在內心深處,偶而思念。 這場戀愛,將會是無悔的。 這種想法突然注入腦袋。 讓我很想談一場清新的戀愛。 https://www.facebook.com/YUKKOARTS

踏上旅途

到達韓國安東前,忙著安頓工作、與不同朋友見面。所有韓國狂熱迷的朋友嚷著叫我跟SUPER JUNIOR、少女時代、PSY、RUNNING MAN合照。其實,我在香港也沒法跟劉德華合照,實在不知怎樣做到。而當他們知道我要到「安東」,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的眼神,然後吞出一句「在北韓嗎?」我也曾因此抱有懷疑,上WIKIPEDIA查了又查,百分百確定是南韓,哈哈。身邊沒有朋友認識安東呢! 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準備,這個月我在GOOGLE搜尋器輸入了超過一百次「安東」、「安東面譜」、「ANDONG MASK DANCE」,感覺就像準備看電影,看了很多次故事簡介,仍是沒有更多頭緒,只有進場欣賞,才能揭開它的面紗。 我抱著與=期待的心與未知的安東與Arists匯合,他們是來自不丹的Dorji、印尼爪哇島的Nila、越南的Trang,還有接待我們的韓國人朴先生。我們五人帶著不同文化背景,將會在安東一起生活半年、一起學習、交流、籌備演出。沒想到,我們以三天時間,已打成一片。 我們每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有廚房、浴室、洗衣間,非常齊全。當我跑到他們的房間時,發現每間房間也充滿著不同的香氣,我問他們是用了什麼香料嗎?他們說沒有,就像這種氣味是與生俱來。也許,那是尋於他們國家的味道,然後,我回到房間,深深呼吸……到底香港的味道是怎樣?是我習慣了嗎?或許,我從香港帶來的是城市味道,淡淡的。安東被譽為「韓國精神文化之都」(Andong is the Capital of Korean Spirit),他的味道又會是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