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A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關於 #PETA 菲律賓教育劇場50週年藝術節】

話說十年前莫先生將PETA帶來好戲量,合作搞了一個深化交流計劃。那時,年紀輕輕的我,心裡記下了PETA。

十年後,我終於來到PETA的藝術節,真正認識PETA,並探索他們的文化而致怎樣建立其獨特性。

非常欣賞PETA代代相傳的力量,凝聚不同年紀、不同社會議題、不同形式,達至百花齊花。

PETA的培育,不只是個人的表演,而是如何分享,將所認識的與團隊分享。這種習慣,讓他們自信又樂意與社區分享。同時,也建立了他們的價值觀。

PETA的追求,除了社區的collective arts,更追求劇場的美學。
當參與工作坊時,與年輕一代同組創作時,可見他們積極投入、充滿創意。大概是Basic Integrated Theatre Arts Workshop的成果,他們的身體運用、聲音創作、音樂、創作力等建立了他們的database。無論在個人演出還是集體創作,他們都能駕馭,並humble地與不同的人合作。

O-A-O:Orientation – Artistry – Organization 是PETA的工作方法,在festival不同的環節,特別是Boal workshop裡,有不同程度的參加者時,體現他們怎樣以O-A-O與大家work out。

在藝術節裡,團隊來自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文化,包括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等,大家文化語言各有不同,這裡卻形成了一個社區。

後來聽莫先生說,是湄公河計劃,原來PETA六年前與沿著湄公河的藝團合作,帶領了不同的工作坊,建立了關係。

在分享PARTY裡有句說話好深刻:A good collaboration needs a good friendship first. 是的,他們的熱情,讓大家感到溫暖。
一個festival不再只是一個festival。

當然,菲律賓的社會結構與經濟環境也是PETA能夠代代相傳的因素。
藝術讓人民得以表達,並把社區組織起來。

還有好多想法,不同的inspirations,需要好好沉澱。
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這次festival。

重遇十年前認識的PETA朋友,太滾動!!
謝謝劇場,繼續以劇場改變多一點。

#PETAFestivalofWindows

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img_3193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img_3195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img_3198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img_3197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

與韓國談一場戀愛

這趟旅程,就像與韓國談一場戀愛。
我不能與韓國一生一世,我與韓國的回憶卻是一生一世。
一直以來,我也很怕談戀愛,因為害怕失去。
害怕最愛、最美好的要離開,我希望愛一生一世。
來到韓國,明知道有限期。
我仍然讓自己毫無顧慮地愛上這裡的清新,讓自己適應他辛辣的味道。
朋友說我回港後會有後遺症,沒法適應生活。
我想那就是失戀的感覺,要失去美好的、所愛的。
那時,我會將你摺疊,放在內心深處,偶而思念。
這場戀愛,將會是無悔的。
這種想法突然注入腦袋。
讓我很想談一場清新的戀愛。

https://www.facebook.com/YUKKOARTS

踏上旅途

到達韓國安東前,忙著安頓工作、與不同朋友見面。所有韓國狂熱迷的朋友嚷著叫我跟SUPER JUNIOR、少女時代、PSY、RUNNING MAN合照。其實,我在香港也沒法跟劉德華合照,實在不知怎樣做到。而當他們知道我要到「安東」,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的眼神,然後吞出一句「在北韓嗎?」我也曾因此抱有懷疑,上WIKIPEDIA查了又查,百分百確定是南韓,哈哈。身邊沒有朋友認識安東呢!

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準備,這個月我在GOOGLE搜尋器輸入了超過一百次「安東」、「安東面譜」、「ANDONG MASK DANCE」,感覺就像準備看電影,看了很多次故事簡介,仍是沒有更多頭緒,只有進場欣賞,才能揭開它的面紗。

我抱著與=期待的心與未知的安東與Arists匯合,他們是來自不丹的Dorji、印尼爪哇島的Nila、越南的Trang,還有接待我們的韓國人朴先生。我們五人帶著不同文化背景,將會在安東一起生活半年、一起學習、交流、籌備演出。沒想到,我們以三天時間,已打成一片。

我們每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有廚房、浴室、洗衣間,非常齊全。當我跑到他們的房間時,發現每間房間也充滿著不同的香氣,我問他們是用了什麼香料嗎?他們說沒有,就像這種氣味是與生俱來。也許,那是尋於他們國家的味道,然後,我回到房間,深深呼吸……到底香港的味道是怎樣?是我習慣了嗎?或許,我從香港帶來的是城市味道,淡淡的。安東被譽為「韓國精神文化之都」(Andong is the Capital of Korean Spirit),他的味道又會是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