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