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青野自由劇團的合作

為青野自由劇團擔任劇場導師,然後導了《吉蒂與死人頭》。

感謝我們迂迴曲折的相遇。
由11月的短期小班,到這幾個月的《吉蒂與死人頭》排練到演出,完全是超乎相像的經歷。

或許身邊的朋友覺得我有點傻,回港後將所有工作重新調動,留了所有時間給他們。
但當他們完成演出,看到他們專心在台上真誠演繹、在台上charm到爆、觀眾瘋狂爆笑、聽到他大喊「我得左啦!」、看到大家的眼淚、聽到大家的分享⋯⋯我知道,一切都太值得了。

每個人的需要與目標都不同。
但當我們「以人為本」,由心出發去為每個人調節,一切都可以變得不一樣。

謝謝你們願意投入,沒有你們每一位,沒有昨天的演出,希望你們會記得這個階段。
謝謝Icy完全放手讓我處理創作藝術的部份,並處理好所有行政工作。

不用怕,我們是一team人。
一起集體冒險行動。

Amy/Ankie/Billy/Fung Fung/Icy/yoyo/宅田/楠楠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起起跌跌,見過難關,見過樽頸,見過真我⋯⋯
有些可能Overcome了,有些我們可能要用人生去學習。

無論如何,繼續用心去做每件事,繼續熱愛你熱愛的事吧!

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img_3193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img_3195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img_3198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img_3197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

生命是一場冒險

轉眼間,已在法國一星期。
如果再不記下旅程,歷史只會重演,最終寫不出一個字。

fullsizerender

只有行動能夠改變,只有寫下來才能紀錄。
我的記憶力時好時壞,讓時間流走只會令情感記憶消逝。
對於遊記應該以時序紀錄、人物統錄還是事件紀錄,我躊躇了幾天。
要於Facebook?Blog?Page?還是那裡紀錄又掙扎一番。
再這樣耽誤時間,倒不如狠狠落筆,不要再想寫得完美完全,只求隨心記下。

上次來歐洲,是兩年前,那時專心與法國劇團Théâtre de l’ordinaire準備巡迴演出,所以有一個團隊在一起,沒有什麼需要顧慮太多。

這次,一個人來歐洲。準備出發前,不斷想像會被劫機、被搶劫、遇上恐襲等等。
我一早決定每天天黑前要旅舍/家,以保平安。
我也破天荒在出門前不斷上網查資料,要到什麼地方玩、要怎樣準備交通等等。

世事難料,我真的變得太快了。
當我來到機場,一鼓親切感將我包圍,在Doha轉機後,坐我旁邊的法國人親切的與我有一句沒一句的互相不太明白的聊起來。
十幾廿小時吃了四餐飛機餐,旅程展開讓我完全放鬆,原本的緊張驚青都拋諸腦後了!

巴黎的機場怎麼與我印象中不太一樣。
沒有上次的順暢,但這種等待與迷失,讓人興奮起來。
明明在網上查好買Pass Navigo Decouverte是最抵,最後放棄,改成散買車票。
心裡有點相信自己會喜歡走路看風景多於不斷坐Metro。

img_3186

準備登上RER火車,想起曾在巴黎被車門夾著事件。
那次準備登上無人駕駛列車,不知為何,大概是我身手太慢,車門關上然後閘門關上,而我正正被夾著,腦袋一片空白,沒有要逃走的意識。幸好,同行朋友把我拉走,閘門與車門完全沒有要打開的意思,大概只會繼續向前駛,而我或許會被夾成肉漿。
看著列車,不斷提醒自己要小心,提高警覺。

img_3187

在Gare Du Nord下車,發現環境寧靜舒適,就沒有轉Metro,拉著行李去找我的旅舍。
那時,看到旅舍特價,二話不說馬上訂。後來,在Google發現我訂的旅舍位於紅燈區,網友都話非常危險。
本來有想過貴一點再訂一家安全些,幸好我沒有這樣做。
很多事情,都要親身經驗才能分辨。
或許附近是紅燈區,或許附近有很多少數族裔,這不代表這裡是個危險的地方。
什麼時候開始,人們總喜歡把人標籤,把事情簡化,而不用心去認識呢?

Check in後再到處走,更覺得這裡有點眼熟。
原來我們曾在附近演出,是Apollo Théâtre的附近呢!
心裡就更踏實,更放心了。

或許是緣份,把我再次帶來這裡。
回憶又再跑出來,很期待這趟旅程,這場冒險,一定會很精彩。

We are a team

來到韓國,全部人等了我超過十小時,而Nila第一句說的是「Hello! I’m Nila. We are a team, we must wait for you.No worry!」那刻,我很感動。

我在安東的第一個星期,我學到的是團隊精神。
我一直認為團隊精神是為了團隊想盡辦法、用最快的方法去完成一件事或解決問題,最後我多是選擇自己熬夜完成!來到安東,我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太急進、習慣了馬上完成。
Nila常常提著We are a team!原來Team是一起去做一件事。

當我們打算將Mask Dance Tee修剪一下時,她們說很累,明天剪。
我說我先剪,效果滿意明天再一起剪。然後Nila說We are a team!大家就馬上一起剪了。

原來團隊是一起行動。
我終於明白為何一個人會走得很快,而一班人會走得很遠了。

這半年,我有更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安東女人很美

韓國安東女人的皮膚白又滑 ,你沒法猜到她們的年紀。

而我來到安東聽得最多的問題是「Are you single?」及「Are you tired?」,我日積月黑而成的黑眼圈太嚴重了!即使化了妝,大家還是覺得我很累,大概因為韓國女人都沒有黑眼圈……

 

為此,我向各位美人請教,要用什麼護膚品,但原來最重要是她們一定在12時前睡覺!試問有多少香港人做得到?來到安東,我也要當個安東女人,早點睡,擊退黑眼圈!

 

另外,韓國泡菜和桑拿對皮膚非常好,即做我不嗜辣,也要每天吃一點點;還要每星期去一次桑拿!前幾天去了桑拿,即時覺得我的皮膚像去了一趟旅行,好好呼吸、好好休息,為的是走更遠的路。

 

韓國安東女人很美。不是整容後很美、也不是化妝技術很好,而是她們舉止溫文又親切善良。

獨特性

在韓國安東一星期, 很快就找到他的獨特性﹣面譜。

無論在巴士站、門牌、招牌、戲院地毯、電燈柱等等,你都會發現面譜的跡影。有巨型得有三層樓高、有的像非洲食人族面譜、有的滿面點點的面譜、有的面目猙獰等等,這令我非常期待Andong International Mask Dance Festival開鑼時,會否整個安東也穿插著戴上面譜的人?而在這神秘面譜背後,又會遇上誰呢?

 

我們一生中有過很多面譜,不同時候、對著不同人會戴上不同面譜。來到安東,與不同文化的Artist一起生活,必需放下自己,用心聆聽、互相尊重。我可以不喜歡對方的習慣但不能否定他的習慣。一切由零開始,我為此旅程繪畫全新面譜,半年後,回到香港,我將會變成怎樣的人呢?

踏上旅途

到達韓國安東前,忙著安頓工作、與不同朋友見面。所有韓國狂熱迷的朋友嚷著叫我跟SUPER JUNIOR、少女時代、PSY、RUNNING MAN合照。其實,我在香港也沒法跟劉德華合照,實在不知怎樣做到。而當他們知道我要到「安東」,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的眼神,然後吞出一句「在北韓嗎?」我也曾因此抱有懷疑,上WIKIPEDIA查了又查,百分百確定是南韓,哈哈。身邊沒有朋友認識安東呢!

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準備,這個月我在GOOGLE搜尋器輸入了超過一百次「安東」、「安東面譜」、「ANDONG MASK DANCE」,感覺就像準備看電影,看了很多次故事簡介,仍是沒有更多頭緒,只有進場欣賞,才能揭開它的面紗。

我抱著與=期待的心與未知的安東與Arists匯合,他們是來自不丹的Dorji、印尼爪哇島的Nila、越南的Trang,還有接待我們的韓國人朴先生。我們五人帶著不同文化背景,將會在安東一起生活半年、一起學習、交流、籌備演出。沒想到,我們以三天時間,已打成一片。

我們每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有廚房、浴室、洗衣間,非常齊全。當我跑到他們的房間時,發現每間房間也充滿著不同的香氣,我問他們是用了什麼香料嗎?他們說沒有,就像這種氣味是與生俱來。也許,那是尋於他們國家的味道,然後,我回到房間,深深呼吸……到底香港的味道是怎樣?是我習慣了嗎?或許,我從香港帶來的是城市味道,淡淡的。安東被譽為「韓國精神文化之都」(Andong is the Capital of Korean Spirit),他的味道又會是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