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後尋見劇場

到達巴黎只想讓自己盡情迷失,隨心即興到處走。

img_3193

我沿著喜歡的樹蔭路不斷走,隨心左轉右走,把方向打亂。
然後走到精緻的教堂,打開門走進去,發現好像正進行喪禮的儀式。看著教堂擺置著的白色蠟燭,心裡有點不好意思,就離開了。

img_3195

然後遇上這家橙色搶眼的書店,配著旁邊的Graffetti,吸引我走進書店。

img_3198

巴黎有很多書店,但這家帶予我不一樣的感覺,有點像香港的Kubrick吧!
尤其喜歡小小的插畫書,線條用色都很奪目醒神。
差點就忍不住要買了一大堆,還好理性把我叫著……。

img_3197

我要擺脫瘋狂消費的概念,只買需要的 (或是瘋狂喜歡的)。
家裡還有一大堆要處理掉的東西,不可以再胡亂添置啦。

繼續胡亂走來走去,遇上文化藝術空間。
原本只是打算看看有沒有演出,沒想到法國的朋友如此熱情,帶我走遍這個空間。

他們正要改裝成劇場,好高興地談了很多。
看日後有沒有機會合作搞演出吧!

天色漸晚,遇上劇場人已夠高興,就回到旅舍休息。
沒想到Brice竟傳來message,他正在巴黎工作呢!
今晚有他負責燈光的演出,只要我馬上出門就趕得上演出!

二話不說,馬上起行,perfect timing,就這樣看了一場女子獨腳戲-Home sweet home。雖然是法文,但她的Movement運用得很好,導演處理清晰,都看懂她的故事,如果可以學多點法文,聽懂台詞就更好了。
很喜歡設計得栩栩如生的道具,在真真假假之間有好多想像空間。

演出後,與Brice聊了很多生活與工作,感覺很不實在。
兩年了,我們再遇上,原本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的。
時間過得太快,但一切又像沒有改變,又好像發生了太多事情。

 

我們在Perfect timing裡重遇真好。
下次,要在香港見呀!

迷失後再遇上劇場真好。
也許,劇場與我已不可分割了。
如果有天我們要分割,那會怎樣呢?

安東女人很美

韓國安東女人的皮膚白又滑 ,你沒法猜到她們的年紀。

而我來到安東聽得最多的問題是「Are you single?」及「Are you tired?」,我日積月黑而成的黑眼圈太嚴重了!即使化了妝,大家還是覺得我很累,大概因為韓國女人都沒有黑眼圈……

 

為此,我向各位美人請教,要用什麼護膚品,但原來最重要是她們一定在12時前睡覺!試問有多少香港人做得到?來到安東,我也要當個安東女人,早點睡,擊退黑眼圈!

 

另外,韓國泡菜和桑拿對皮膚非常好,即做我不嗜辣,也要每天吃一點點;還要每星期去一次桑拿!前幾天去了桑拿,即時覺得我的皮膚像去了一趟旅行,好好呼吸、好好休息,為的是走更遠的路。

 

韓國安東女人很美。不是整容後很美、也不是化妝技術很好,而是她們舉止溫文又親切善良。

獨特性

在韓國安東一星期, 很快就找到他的獨特性﹣面譜。

無論在巴士站、門牌、招牌、戲院地毯、電燈柱等等,你都會發現面譜的跡影。有巨型得有三層樓高、有的像非洲食人族面譜、有的滿面點點的面譜、有的面目猙獰等等,這令我非常期待Andong International Mask Dance Festival開鑼時,會否整個安東也穿插著戴上面譜的人?而在這神秘面譜背後,又會遇上誰呢?

 

我們一生中有過很多面譜,不同時候、對著不同人會戴上不同面譜。來到安東,與不同文化的Artist一起生活,必需放下自己,用心聆聽、互相尊重。我可以不喜歡對方的習慣但不能否定他的習慣。一切由零開始,我為此旅程繪畫全新面譜,半年後,回到香港,我將會變成怎樣的人呢?

踏上旅途

到達韓國安東前,忙著安頓工作、與不同朋友見面。所有韓國狂熱迷的朋友嚷著叫我跟SUPER JUNIOR、少女時代、PSY、RUNNING MAN合照。其實,我在香港也沒法跟劉德華合照,實在不知怎樣做到。而當他們知道我要到「安東」,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的眼神,然後吞出一句「在北韓嗎?」我也曾因此抱有懷疑,上WIKIPEDIA查了又查,百分百確定是南韓,哈哈。身邊沒有朋友認識安東呢!

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準備,這個月我在GOOGLE搜尋器輸入了超過一百次「安東」、「安東面譜」、「ANDONG MASK DANCE」,感覺就像準備看電影,看了很多次故事簡介,仍是沒有更多頭緒,只有進場欣賞,才能揭開它的面紗。

我抱著與=期待的心與未知的安東與Arists匯合,他們是來自不丹的Dorji、印尼爪哇島的Nila、越南的Trang,還有接待我們的韓國人朴先生。我們五人帶著不同文化背景,將會在安東一起生活半年、一起學習、交流、籌備演出。沒想到,我們以三天時間,已打成一片。

我們每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有廚房、浴室、洗衣間,非常齊全。當我跑到他們的房間時,發現每間房間也充滿著不同的香氣,我問他們是用了什麼香料嗎?他們說沒有,就像這種氣味是與生俱來。也許,那是尋於他們國家的味道,然後,我回到房間,深深呼吸……到底香港的味道是怎樣?是我習慣了嗎?或許,我從香港帶來的是城市味道,淡淡的。安東被譽為「韓國精神文化之都」(Andong is the Capital of Korean Spirit),他的味道又會是怎樣呢?

人生需要一點勇氣

 人生需要一點勇氣。

 

一年前,莫昭如先生呵呵笑說:「Yukko,你是時候了。」,他推介我寫計劃書給 Andong Festival Tourism Foundation(AFTF),參與Andong International Mask Dance Festival 。如果當時我欠缺勇氣,說自己不懂跳舞、不懂面譜…就走不到這一步。

 

Andong International Mask Dance Festival 是非常優秀的國際藝術節,AFTF 在全亞洲、拉丁美洲及非洲裡選出四位ARTISTS,我只抱著一試的心態。原本我是劇場人、設計人、有時會有視覺藝術的作品,怎樣也聯想不到我與MASK DANCE的關係吧。但藝術本是源於生活,如何打破框框,將不同的藝術連繫上,需要一點創意、也需要一點勇氣打破慣性思想。

 

原本已安排好本年度的計劃,以為此事石沉大海。四月突然收到AFTF的電郵 ﹣「Congraturation! CPI in Korea!」Cultural Partnership Initiative (CPI),代表香港到韓國安東全方位交流,在藝術、文化、宗教、旅遊、運動等等,當然,還要準備Andong International Mask Dance Festival。如果我欠缺勇氣,不敢打破原本訂下的計劃,我就走不到這一步了。

 

匆匆以一個月的時間安頓工作與心情,2013年5月31日向一個未知的新世界出發了!讓我帶著勇氣繼續走下去吧!